当前位置:主页 > 维修范围 > 正文

提升人脑认知能力的在线游戏

作者: www.025pcwx.com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5-06-12

关键词: ┊阅读:次┊

皇冠网(www.025pcwx.com近些年来出现的一些声称能够提升人脑认知能力的在线游戏,多为缺乏科学证明的产品。2014年10月,美国和欧洲近70名神经科学家发表了联合声明,称很多游戏产品被宣传成以科学实验为基础、由顶级大学和研究中心的神经科学家设计,一些公司还展示了授予其证书的科学顾问清单及相关的科学研究论文,但通常,这些公司销售的游戏和他们引述的科学研究并没有关系。 几年来,格萨里一直在寻求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他的游戏应用于临床。他和一些同行认为,就像传统的药物从实验室到临床有一个明确的程序一样,治疗性的电脑游戏也需要确定这样的程序。 “我们希望我们的游戏变得很有吸引力,让人沉浸其中,同时给人类带来帮助。”格萨里这样说,“你能想象这样的事吗?几年后你因为某种疾病去医院,医生给你开的处方是,玩两周由FDA批准的电脑游戏。”“你能想象这样的事吗?几年后你因为某种疾病去医院,医生给你开的处方是,玩两周由FDA批准的电脑游戏。” 在治疗眼疾的历史上,有一位著名的美国医生叫做威廉姆·贝茨(William Bates)。他坚定认为眼镜是有害且不必要的,于是探索了许多改进视力的方法。在1920年的专著中,他声称人们可以通过盯着太阳看的方法来获得完美的视力。他标新立异的方法到今天还被称为“贝茨方法”。 锻炼身体能够让身体更强壮。锻炼眼睛能够让视力更好吗?尽管贝茨方法早已成为笑谈,但直到今天,各种通过自然方法锻炼眼睛从而摘掉眼镜的声称仍然层出不穷。这些方法的有效性不能靠直觉和逸闻来证明。在科学上,并没有证据显示任何直接锻炼眼睛的方法能够改善人眼聚焦的能力。 一些科学家正在寻求其他途径来帮助改善视力。其中一个思路听起来可能有点不可思议——通过玩电脑游戏,尤其是动作类游戏。这种方法并不是锻炼眼睛,而是锻炼人脑。人的视觉的产生,既需要眼睛来接收信号,又需要大脑来翻译这些信号。一些科学家认为,电脑游戏能够改进人脑对眼睛所收到的信号的翻译,从而让人们的视觉得到改善。 瑞士日内瓦大学的神经科学家达芙妮·巴韦利埃(Daphne Bavelier)是最早注意到这一现象的科学家之一。她发现,她的学生里有一些人很爱玩电脑游戏,而这些人在视力测验中的成绩超出预期。过去十多年里,巴韦利埃的实验室一直在关注电脑游戏对人脑的影响。他们发现,电脑游戏对视力的一个主要改变在于“对比敏感度”。这是人眼分辨边界模糊的物体的能力。或者说,你在昏暗的灯光下阅读,或者在夜晚开车,就要依赖于对比敏感度,这样才能分辨出环境中某一个比其他地方略暗的物体。 巴韦利埃在研究中发现,动作类电脑游戏的玩家在对比敏感度上强于非玩家。而非玩家只要玩很短一段时间的游戏,对比敏感度就会获得显著的提升。在他们的实验里,非玩家每星期玩六个小时的游戏,连续玩九个星期,对比敏感度就提升了43%。 与人类的历史相比,电脑游戏是一种相当新颖的事物。它对人脑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也是科学家们十分好奇的问题。动作类游戏对视觉的提升只是一例,电脑游戏对人脑产生的改变还有很多。 大脑游戏 在科幻小说《安德的游戏》中,联合舰队通过一款扮演老鼠探险奇幻领域的游戏来训练新兵的大脑,使他们适应复杂的战场环境。在巴韦利埃看来,这一科幻小说中的情节是有理论依据的。 在现实中,巴韦利埃用一款颇有人气的射击游戏《使命召唤》来进行实验。游戏中,玩家们需要在各种复杂的地形和迷宫中发现敌人并将其击毙,这使得玩家们在复杂画面中搜索细节的能力得到锻炼,大脑处理、旋转、分辨图像的能力增强。巴韦利埃发现,这一提高能够持续超过六个月的时间,并有可能对认路、研究化学反应和建筑设计等行为产生帮助。 另一项研究显示,游戏的经历能够改变儿童大脑前端的神经联结,这些变化有利于儿童形成大脑的执行控制中枢,该中枢在我们调节情绪、制定计划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巴韦利埃认为,游戏装备了年轻的大脑,有利于儿童迎接未来的人生、情感甚至学业。她的一系列研究都在引起人们思考一个问题:电脑游戏是否会让人变得更聪明? 半年前,巴韦利埃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发表了她的最新研究结果:玩《使命召唤》和《虚幻竞技场2004》这些动作类游戏的玩家,其学习能力强于玩非动作类游戏的玩家。 “我们和其他人的早先研究显示了动作类游戏玩家擅长于许多任务。在这个新的研究中,我们展示了,他们擅长的原因在于他们更善于学习。”巴韦利埃解释说,“他们更善于学习,是得益于玩快节奏的动作类游戏。” 在他们的论文中,有一个关键词是“模板”(template)。根据巴韦利埃的解释,不管是在日常谈话中,车辆的驾驶过程中,还是在操作手术的过程中,我们的大脑都在不断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做出预测。而为了更好地预测,大脑会对世界构建一些模型,或称“模板”,而玩动作类游戏会帮助人们构建这些模板。 英国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所的安德鲁·斐比斯基(Andrew Przybylski)也对电脑游戏做了大量的研究。他发现,游戏除了开发大脑,还能够提高儿童的社会适应能力。他通过一份采访了英国5000名10至15岁少年的调研数据,对受访少年的心理和社会适应能力进行了评价。这些评价的因素包括了对自己生活的满意程度,与同龄人相处如何,对有困难的人是否会伸出援手,是否有注意力不足、多动的症状。 分析结果表明,比起其他群体(比如那些从来不玩电子游戏的儿童),每天玩不到一个小时电子游戏的儿童对生活的满意度更高,社会交往的能力更强。同时,这些少年的心理问题较少,注意力不集中或多动的症状也较少。 从实验室到临床 在那项关于对比敏感度的研究中,巴韦利埃注意到,第一人称视角的动作类游戏对人视觉能力的改善最为明显。如果玩家玩的是非动作类游戏,比如《模拟人生》,那么他们的视觉改善就不那么明显了。相比于43%的提高,他们只有11%。 动作类游戏几乎不可避免地含有暴力的成分,它是否是这些脑功能提升的必要因素?这是许多研究者比较一点怀疑的。他们认为,也许可以把暴力成分从动作类游戏中拿掉,但同时保留游戏带给人们的好处。毕竟,在电脑游戏能够带来种种好处的同时,也有大量研究显示它们带来的弊端:肥胖症,进攻性、反社会行为,以及成瘾行为。 近年来,已经有一些神经科学家与游戏开发者合作,在设计一些新型的电脑游戏。比如,有一款游戏是让玩家在一个奇幻世界中与消极想法斗争,从而达到治疗抑郁症的目的。加州大学神经生物学家亚当·格萨里(Adam Gazzaley)和游戏公司一起开发了一款用以治疗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游戏,玩家需要一边驾驶一边识别屏幕上弹出的特定路标,忽略其它的不相干的路标。格萨里通过检测游戏前后玩家集中注意力的能力来测评该游戏的治疗功效,玩过该汽车游戏的成年人在现实生活中的记忆力和注意力测试中会有较好的表现。 一方面,包括巴韦利埃在内的一些科学家呼吁神经学家与游戏公司通力合作,电脑游戏开发出对人有益的;另一方面,他们也提醒说,不能靠直觉来确定游戏中各种元素的作用。比如,他们举了一个例子,动作类游戏中常常需要玩家对声音做出响应,但研究表明这并不会提高玩家在现实生活中对声响的反应能力。玩家倒是善于将注意力集中于一点,而忽略环境中的其他元素。 对于研究者来说,出游戏中究竟是哪些元素对人产生了分辨影响是一件具有挑战性的事情。因为哪怕是几秒钟的游戏过程,也要求人们综合运用多种能力。在实验中要排除安慰剂效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来说,对照组如何设置就是个问题。
加入收藏 查看评论复制给好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澳门百家乐
  • 笔记本电脑维修
  • 足球博彩网